产品展示

产品展示
首页 > 产品展示 > 正文内容

冥塔

admin3个月前 (10-12)产品展示47

撕裂了,又被那个魔王撕裂了冥火之触。记不清是第几次了,总是闯不过这一关,每一次听到屏幕里那个虚拟的自己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就不由得一阵战栗。

  经验值一直在掉,不行,不能再这么硬撑了,否则我早晚会掉级的,看来只有把自己练得更强一些,才可以闯过冥塔冥火之触。当魔王带着那三个忠心耿耿的部下再次鬼魅般的出现时,我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外面的阳光亮得有点刺眼,但是很温暖冥火之触。我惬意的踏在绿茸茸的草地上,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心里头一次感到无比的踏实。呵!阳光真好!地狱的恶鬼是不敢走到阳光底下的,我安全了。

  他是否还守在入口?我不敢再去轻易涉险,无所事事的在外面游荡,每次路过那个入口,还是觉得有点惴惴,于是就离得远远的,透过树丛往那里瞧冥火之触。蓦地,我忽然发现,窗口有一双落寞的双眼。是他么?不错,是他,是那个把我吓得肝胆欲裂落荒而逃的他。可是,他的眼神为何如此萧索?对哦,他是幽灵,一直守着那里,有多久了?若以在游戏里的时间安排算,是几千年?还是几万年?除了杀死每一个想从那里经过的人,大部分时间里,他都是孤零零的,很寂寞吧?我暗自叹了一口气,却忽然与他的目光相碰。他发现我了?我吓得想躲,却看见他眼底的一抹悲哀。

  忽然,我有点意兴阑珊,不想再去练级然后打败他继续后面永无止尽的旅程,我倦了冥火之触。于是,我开始百无聊赖的四处乱走,可又总是不知不觉的又回到那个我总是想逃开的入口,然后躲进树丛,悄悄的偷看那双偶尔出现的寂寞双眼。

  没有说话,渐渐的,我们都习惯了那种默默的对视冥火之触

  “可以和你交谈么?”鬼使神差的打出这句话,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冥火之触。对方是NPC啊,而且是敌人,怎么可能会和我交流呢?幸好这里现在还很冷清,没人发现我在这里发神经。

  “当然可以冥火之触。”他,他居然回应了。

  我吓得一阵哆嗦,揉了揉眼睛,再次确定了一下,没错,是他在回答我,而且用的是密谈冥火之触

  “可是,可是……你是NPC啊,怎么会和我交谈的?”我结结巴巴的问冥火之触

  “呵呵冥火之触,”他轻轻的笑了,“我是游戏里少数几个可以和玩家互动的NPC之一,你能发现可以和我交流,真是难得呢!”

  “可是冥火之触,可是,你是敌人啊!敌人也可以交流么?”

  “现在咱们在两个世界,当然可以了冥火之触。不过你若闯进来,我们就成了敌人,我就非杀你不可了,那是我的使命。”

  “你……在那里冥火之触,多久了?”

  “这里存在的时候,就有我了冥火之触。”

  “那,你,一定很……闷了?”是啊,他只是守门的一缕幽魂,自从有了天界人间与地府,他就已经在那里,守着通往地府的唯一入口冥火之触

  “是啊,”他长长叹了一口气,我仿佛听到了他语气中的无奈与孤寂,“只有外人闯进来时,我才觉得自己是活着的……等等,有入侵者进来了,我得过去了冥火之触。下次再见吧,小丫头!”

  “我才不是什么小丫头呢!”我抗议着,他却已经大笑着走远了冥火之触

  七月初七,七夕冥火之触

  我足足等了七日,他没来冥火之触。是有事耽搁了么?那又为什么没有飞鸽传书通知我?认识这么久了,他还是第一次爽约。我心中一阵纷乱,忽然想找个人聊聊天,什么也不做,就静静的坐在一起,饮酒,赏月。对了,今天七夕,是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为什么偏偏我就形单影只?本来以为自己已习惯了一个人在江湖漂泊,原来,我也是怕寂寞的。

  去酒肆里买了几壶酒,自斟自饮,蓦地想起了冥塔里那个萧索的身影,一个念头不可抑制的浮了上来:我想去见见他,他一定也很寂寞吧!千百年来,他一直守着人间与地府的唯一入口,不曾离塔半步冥火之触

  大概是酒气上涌,我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走出了镇子冥火之触。凉风一吹,酒醒了几分。已经入夜了。夜晚的郊外,经常出现各色难缠的孤魂野鬼。我是个剑客,对付强人猛兽还好,至于画符捉鬼,那是道士术师才做得了的,所以我晚上是从不出去的。今天真是鬼迷了心窍,竟会在夜晚出行。我握紧长剑,自忖自己的修为应该可以应付一阵,反正大不了一死,有什么了不起的。

  正自胡思乱想,冥塔已经遥遥在望了冥火之触

  “喂,你现在忙不忙?可不可以陪陪我?”人还没到冥塔,我已开始敲字了冥火之触

  “今晚七夕,谁会来这里啊!小丫头, 你又来啦!”他很快就有回应冥火之触。我来到塔下仰首一望,恰见他在窗边的身影。“对了,你是剑客,夜晚来这里不太安全吧?”

  “我说过我不是小丫头!”我再次抗议,心中却也不禁感激他的细心冥火之触

  “哦,那你叫什么?”我仿佛听见他的轻笑冥火之触

  “你明明知道我叫雪漪的冥火之触,”开玩笑,会用私聊还能不知道我的名字吗?“你叫什么?”

  “我?我没有名字冥火之触。”

  夜色很浓,我看不清他的神色,便拎起酒壶,冲他晃了晃,“喂,你出来陪我喝酒,好不好?现在是晚上,你应该可以出来的冥火之触。”

  他似乎很惊愕:“出去?我得守着这里,不能出去的冥火之触。”

  我心里一阵难过冥火之触,原来,我终究还是一个人,“连你也不愿陪我么?”

  “等等,”他似乎在犹豫,“好吧,我就出来冥火之触。”

  冥塔的大门打开了,一个颀长的身影走了出来冥火之触。以前在塔里总是以敌对的身份与他厮杀,还从未仔细瞧过他呢,这么突然临近了瞧,心竟开始砰砰乱跳。他一袭黑色长袍,踏着草地徐徐而来。一直以为身为黑暗的魔王,必然生来一脸的阴沉狰狞,然而,展现在我眼前的,却是一张儒雅俊秀的年轻面孔。大概是一直都在塔里不曾出来,他的面色苍白得不带一丝血色,一双眼睛如长夜般深邃,让人看不清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他在我身边坐下冥火之触,侧过头问我:“你有心事?”

  我的心跳蓦然加速,忙极力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淡淡道:“没有啊,我很好冥火之触。”说着举起酒壶,道,“来,喝酒。”

  他凝视着我,轻轻道:“不,你一定有心事冥火之触。你从不曾在晚上来这里的。”

  原来,他注意到了,他,竟注意到了冥火之触。我抓起酒壶仰脖灌下,泪水却不争气的流了出来。一时间,我恍惚了。我是在游戏里,还是在现实?

  他没有夺我的酒壶,只是轻轻劝我不要再喝了冥火之触。我忽然想,如果我们活在游戏里,他又会不会夺下我的酒壶呢?

  “刚开始玩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懂,在野外打怪,不知不觉就走出了我的级别所允许的范围,”我放下酒壶,开始讲我的故事,“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被几条毒蛇包围了冥火之触。我拼死刺死几条,自己也中了毒,血失得很快,眼看就要挂掉了,结果,一个游方的郎中救了我。他叫行云,是个很温柔的人。因为是郎中,他级别虽然比我高,但攻击力却比较低。他说,他只想治病救人。那天他帮我补血,我一口气冲了好几级,彼此就熟悉了。他见我可以自保,留了几副药给我,说他还要去四处游历,就离开了。不过,我们经常飞鸽传书的,谈谈彼此的情况。每月初一,我们总会聚一次,可是这个月,他爽约了,连书信也没捎来一封。”

  “你……”他顿了下冥火之触,道,“所以,你很难过,是不是?”

  我沉默了冥火之触,酒壶早已空了,我随手摆弄着酒壶,想换个话题,“对了,这附近鬼魂好象不多啊!”

  “哦,因为这是我的管辖范围,平常小鬼不敢靠近的冥火之触。”他侧着身,我这才发现他的侧影很好看。

  “原来你这么有来头啊冥火之触!”

  “喂冥火之触,好歹我也是守着冥塔的魔王啊!”

  “魔王不好听冥火之触,我给你起个名字吧!嗯,你穿黑色衣服,墨者,玄也……我叫你‘玄影’,好不好?”

  “‘玄影’?黑色的影子?好啊!”他抬头看了看天色,道,“天快亮了,我得回去了冥火之触。再会,小……雪漪!”

  “嗯,再见!”我知道他本想叫我“小丫头”的,忽然改口叫我的名字,反而有些不习惯冥火之触

  拖着长剑返回镇子,天已大亮了冥火之触。正想回客栈补眠,却在门口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行云!错不了!是他!我惊喜不已,把等待的不快全抛在了脑后,快步跑上前去。

  “行云大哥,你迟了七日哦!”我上前拍拍他的肩,他一惊转身,吓了我一大跳冥火之触。才一个多月,他似乎清减了些,一身的风尘,眼中布满了血丝,仿佛很久不曾安心休息过似的。

  我一怔冥火之触,正要问他怎么了,他已急忙抓住了我的手,急急问道:“小雪儿,你现在多少级了?能不能带我闯过冥塔?”

  我从来没见过他如此惊惶失措过,印象中的他,一直是淡定从容的样子冥火之触。“闯冥塔?”我反问,心中划过一个忧郁的黑色身影,忽然有点恍惚,我忙收敛起心神。

  “是啊冥火之触。她的魂魄被黑白无常勾了去,我只能去地府追讨了。冥塔是从阳界进入阴间的唯一入口,只有打败里面的魔王才能通过。我是个郎中,单凭自己是完全闯不过的啊!”

  “她?她是谁?”我忽然有些不安,声音遥远得仿佛来自另一个时空冥火之触

  “我没和你提过么?她叫月舞,是个术师……”看着他眼中的焦灼,我什么都明白了冥火之触。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啊。

  “好吧,不过我现在级别还差一点,你急着去吗?”我极力作出一副平静的样子,问他冥火之触

  “按照游戏里的虚拟时间,三天吧!三天一过,她就要过奈何桥轮回转世了冥火之触。”

  我忽然心念一动,我若拖延一下,不就可以拆散他们了?不,我怎可以如此自私,望着他期待的目光,我不忍拒绝冥火之触。“好,我这几日有些懈怠了,不过没关系,最晚后天晚上,一定带你闯过去。”他松了口气,我怕再待下去自己会忍不住哭出来,忙提了长剑匆匆出去,“我去练级了,你等我。”

  我在撒谎,其实,我的级别足以闯过冥塔了,只是,是我不想他那么快就把那女子救回来让他们团圆,还是,我不想那么快就与玄影动手?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冥火之触

  冲出镇子的时候,才发觉泪水已流了满脸冥火之触。现在,行云一定在照顾月舞吧?我的心像被什么揪住似的,好痛。

  好熟悉的景色,原来,我竟又不知不觉的回到了冥塔冥火之触

  “小丫头冥火之触,你来了啊!怎么不回去补眠啊?”他还是喜欢叫我“小丫头”,“咦,你哭了吗?”

  “玄影冥火之触,玄影……”我迎向他关切的目光,心里陡然一酸,哽咽着问,“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

  玄影忙道:“莫哭冥火之触,莫哭,出什么事了,你慢慢和我说啊!”

  我好不容易忍住泪,打字的时候手都在颤抖:“他,他回来了……他带着一个女子,那女子快死了,他,他要我救她冥火之触。我,我怎么做才好?”

  玄影沉默了一下,说:“小丫头,你知道吗,成全比占有更幸福冥火之触。”

  我惊讶的抬起头,他的目光很迷朦,让人看不清楚他在想什么,却有一种莫名的哀伤在心底蔓延冥火之触

  “有人来了,我要过去了冥火之触。小丫头,你一向很机灵,我知道你会作出正确的决定的。”玄影的身影从窗边消失了。

  我一个人在树下坐着,不知坐了多久,脑中反反复复,都是行云的脸,行云的笑,温柔的,无奈的,宠溺的……每次相聚的日子虽然短暂,可是只要看到他的笑容,我就比做什么都开心冥火之触。可是,现在的行云一脸憔悴,我看了真的好难过,我不要他伤心……

  入夜了冥火之触

  我站在冥塔门口,等着行云冥火之触。今晚,又要和玄影对决了。其实自从发现他可以和玩家互动以来,我就再没进去和他交手了,每次都是在塔外和他聊天。其实是我说的时候比较多,因为他总是守着冥塔,哪儿也去不了,所以我就和他讲我在游戏里的种种经历。他总是静静的聆听,那种安心的感觉,是以前在枯燥的升级中从未有过的。我也习惯了找他倾诉我的心事。他不曾离开过冥塔,只有七夕那个我最失意的夜晚,他才破例出来陪我……我蓦然惊觉,我那晚一定是喝多了,怎么可以让他离开冥塔!他,会不会受到处罚?这个游戏的规则之一,就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一再强调的天条,他玩忽职守,会不会……那晚是七夕,大家都去看鹊桥相会,也许,没人注意到吧?我侥幸的想,心中还是隐隐的略觉不安。念及那双深邃的眼睛,我的心莫名的一颤。终于还是要和他敌对,我不知道一会该用怎样的心情去见他,而他,看到我出现在塔里又会怎样呢?以我现在的实力,虽然再没和他交手,但是我知道,我可以打倒他的,只是,我真的要把长剑刺进那个在月下让我依靠的胸膛中吗?忽地,我又笑自己傻。这是游戏啊,他是NPC,即使死了,过一阵子还是会复活的,我在不安什么呢?

  “小雪儿,你已经来了啊冥火之触。”行云的语声打断了我的沉思。我站起身来,看见他怀中抱着一个身穿月白长裙的长发女子,虽然双目紧闭,但是依然可以看出她确是世间少见的动人女子。我知道,那是月舞,不由心中一痛。

  “这就是月舞姐姐吧冥火之触。呆会进去的时候,你只要看好你们自己就好,其余的交给我吧。”我尽量说得轻松,“药品我带足了,行云大哥,你今天就看看小雪儿大显神威好啦!我很厉害的哦!”

  行云脸上的焦虑缓和了一些,他微微的笑了一下,虽然只是一瞬,却让我几乎掉下泪来冥火之触。这是他给我的最后的笑容了吧?我知道,今后,他的笑,就只为他怀中的女子绽放了,而我,我会平静的走出他的生活,走出每月一聚的约定,继续我一个人的江湖。“傻丫头,不是还有我吗?”脑子里忽然出现这样的声音,既而眼前浮现出玄影那让人琢磨不透的眼神。是啊,我还有他啊,可是,我几时这么依赖他了呢?

  冥塔里很幽暗,走了多次的路线本已是烂熟于心的了,我选了一条最短的路,直冲向冥塔深处冥火之触。路上的小兵根本不堪一击,剑光到处就烟消云散了,真正难缠的,是玄影。很快,就要到达他驻守的地点了,我的心也越来越乱。要动手了么?真的要动手了么?他说过,只要我进来,我们就是敌人了,看来他是不会手下留情的,我要尽全力一拼。因为以前在这里饮恨多次,所以这次我先分别解决了他那三个最得力的部下,和他单对单我就不容易落败了。他还没出来,我坐下来慢慢恢复体力,因为一会绝对是一场硬仗,我还不想这么早就浪费我的药品。

  “何人如此大胆,难道不知擅闯冥塔者死么!”他出来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冥火之触。这句对白是设计好了的,我听过多次了。习惯了和他聊天,再次听到这副公事公办的口吻,我觉得又是熟悉又是陌生,竟还夹杂少许好笑与兴奋。我慢慢站起身,同时叮嘱行云站远一些,以免被误伤了。

  “玄影,是我呢冥火之触。咱们比划比划!我这次可未必输你哦!”我半开玩笑的说着。

  玄影的眼中,却全是震惊与不信:“是你?为什么会是你?”平日的儒雅温柔消失不见了冥火之触

  我只好解释:“行云大哥要去地府追讨月舞姐姐的魂魄,我只好帮他闯过冥塔了冥火之触。玄影,得罪啦,等我帮他追回月舞姐姐,再来向你赔罪好不好?”奇怪,前些日子说起这件事我还会痛得无法呼吸,今天竟能如此轻松的说出来,大概是因为那句“成全比占有更幸福”吧,我心里忽然很平静。这次我不能输,因为我若败了,死的就不只我一人,还有行云,还有月舞。

  我闭目,凝气,只为发出那惊天一剑冥火之触。我熟悉玄影的每一式,他必定是先用“定字诀”封住我的速度,再用“分形化影”拦阻我的退路,最后是“摧心错骨”撕裂我的身体。我带了加快速度的药物,可以破解“定字诀”,再在那一刹那出招,我只有那一次机会,就是他分形化影的那一刻,那时他的防御最低,而我就在那一刻把剑刺进他的胸膛。这样虽然危险,但是威力最大,要是和他缠斗,结果就很难预料了,他既然可以和玩家互动,那AI设定一定是极为出色的。

  他犹豫了了一下,终于出手!果然,是“定字诀”,我迅速按下了药品的快捷键,同时,长·剑·出·鞘!只见冲天的剑气刹那间布满了整个屏幕,我知道,我刚才的静坐使剑气积聚到了最大极限,此时出击,正是我引以为傲的“惊天一剑”冥火之触。耳中传来一声钝响,我知道,我刺中了。惊天一剑威力极大,刺出的同时也耗尽了我的体力,我软软的坐下,服药准备下一次攻击。他一定受创不轻,下次攻击就容易多了。剑光散开了,他捂着胸口靠在墙壁上,面色惨白,奄奄一息。不对啊,那一剑给他造成的创伤本不该那么大啊?难道,他刚才根本没有防御?我惊讶的望向他,用眼神表示我的疑问。

  他淡然一笑,轻轻道:“小丫头,这是我在这里的最后一战了,你别问,听我慢慢说,我的时间不多了冥火之触。我真的没想到,会是你来结束我的生命,原来,上天都已经安排好了的,从你发现我可以和你交流那一刻起,我的命运就已经注定好了。我触犯了天条,鬼是不能对人生情的,我以为千年的修行,已经让我无欲无念,可我却偏偏会为你心疼,甚至,还走出了我奉命守护的冥塔……所以,这一次,我是真正的死了,会有别的魔王来接替这里的。不过,我倒宁愿死在你手里。小丫头,你终于可以打倒我了,你变强了,我很开心。永别了,小丫头,如果有来世,我愿做一个普通的剑客,永远陪在你身边,保护你,不要你再受到伤害,不要再看到你哭泣……”

  他不说话了,轻轻的合上了那如暗夜般深邃的双眼冥火之触。我发疯般的冲过去,却只看见他的身躯逐渐透明,既而烟消云散,再不留一丝痕迹。不!怎么会?怎么会?我呆呆的看着空空的墙壁,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好静,好静。时间仿佛停滞了。他死了?他永远的死了?那个听我哭诉轻拍我的头笑着叫我“小丫头”的他死了?我一阵晕眩。

  通往地府的大门,敞开了冥火之触

  行云缓缓的走了过来,他并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见我木然而立,不禁问道:“怎么,受伤了么?重不重?让我帮你看看吧冥火之触。”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我很好冥火之触。行云大哥,对不起,我不能陪你去地府了。你路上要小心。过了冥塔,路上就不怎么艰险了,你一个人可以应付的了的,你多保重啊。”

  行云一怔冥火之触,问道:“那,那你呢?”

  我缓缓道:“我真的没事,我只想歇一歇,我累了冥火之触。大门很快就要关闭了,你快去吧,不然新魔王来了就走不脱了。你一定要救回月舞姐姐啊!”

  行云半信半疑的看了我一眼,终于还是走向大门冥火之触。我斜斜的倚着墙壁,喃喃自语:“我要去陪着他,永远陪着他,我不走了。”

  大门合上了冥火之触,我听见行云在那边捶着门大喊:“小雪儿,你不要做傻事啊!”

  原来,他都听见了冥火之触

  这款游戏里有自杀的设定,我知道的,一旦自杀,就会被打入六道轮回,但是,我不后悔冥火之触。反手一剑,我看见了颈间飞溅的血花,如怒放的玫瑰一样绚丽。屏幕上的我,是含着笑的,凄艳绝伦。奇怪,我一直以为,我的血该是像雪一样白的,没想到,也是火一般的鲜艳与耀眼。

  雪漪冥火之触,雪漪,雪花泛起的涟漪,本就是脆弱易散的,最后一刻,我仰起了头,看见了窗口透进来淡淡的月光,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是玄影,玄影来接我了……

  img original="" alt=""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足球平台出租_SG平台出租_138平台出租_平台出租_BW平台出租_双赢系统出租-皇冠门户足球平台出租欢迎您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zcsjy.com/post/672.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宇宙十大最恐怖行星?

宇宙十大最恐怖行星?

宇宙中十大最恐怖星球 宇宙中十大最恐怖星球,CoRoT-2a行星堪称死亡星球(全年强X射线辐射) 一、钻石行星 宇宙中十大最恐怖星球,CoRoT-2a行星堪称死亡星球(全年强X射线辐射) 一颗“填满”...

经典街机游戏中,有哪些比较精彩的火焰焚烧敌兵特效?

经典街机游戏中,有哪些比较精彩的火焰焚烧敌兵特效?

在我们玩过的经典游戏中,打败敌兵之后都会出现一些有意思的死亡特效经典h游戏。 像是名将中忍者将对手直接砍成两截;三国志中可以将BOSS的首级取下来;零组特攻队中所有被打败的人物都会爆炸而死;战国传承2...

尤菲如月h与你有约的游戏经验?

尤菲如月h与你有约的游戏经验?

首先剧情走一遍的话就会有自由模式h游戏有哪些,自由模式很好搞就不说了,但是一定要有耐心,后面是可以滴 剧情的话第三天不去的话可以打工赚钱,然后选择在药铺里走走就可以买药h游戏有哪些。药品是很有用的……...

《火影忍者》有哪些吹了半天却没什么实力的龙套角色?

《火影忍者》有哪些吹了半天却没什么实力的龙套角色?

看到这个问题剑客第一反应就是忍刀七人众零尾虚无。或许是七这个数字很奇怪,好像什么全真七子、江南七怪、武当七侠、葫芦七兄弟,这样闯出称号是集体的称呼的团队,总是喜欢带几个亲友混团。 ˂img src="...

常用的黑科技网站有哪些?

常用的黑科技网站有哪些?

下面给你推荐五个我经常用的资源网站,绝对精品科学网站。 1、爱看TV/ 一个支持电脑端观看电视频道的网站,里面不仅包含丰富的各地方台,还有一些稀缺频道等科学网站。当然了,里面的播放资源全部都是免费的,...

“旅行者一号”有什么重大意义?

“旅行者一号”有什么重大意义?

1977 年 8 月 20 日,旅行者 2 号发射升空,由此开启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天文探索之旅神工一号。两周之后,姊妹航天器旅行者 1 号也发射升空,其旨在携手揭开太阳系内阴暗角落的神秘面纱。40...

平台出租-用心服务-共创价值-为核心理念-平台租用

我们努力让每一次邂逅总能超越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