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uncategorized
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内容

《红楼梦》续书研究(学术论文)

admin3个月前 (10-16)新闻中心46

《红楼梦》续书研究

  (说明:这是我读书时候的硕士论文,现贴出,意在就教于红学方家和红书爱好者harvester。可能因为字数太多,贴了一次还贴不出去,所以就按章,来分别贴吧。小蛮腰噢按。)

  目 录

  摘要…………………………………………………………………Ⅰ

  ABSTRACT………………………………………………………… Ⅱ

  引言……………………………………………………………… Ⅲ

  第1章 《红楼梦》续书发展史概述…………………………… 1

  第2章 清代《红楼梦》续书的叙事旨趣…………………… 11

  2.1 “命数前定”的叙事框架…………………………… 11

  2.2 仙话化的叙事方式…………………………………… 14

  2.3 “相犯”与“相避”………………………………… 16

  2.4 超越惯性的阅读期待………………………………… 19

  2.5 结局:走向悲剧的反面……………………………… 21

  第3章 清代《红楼梦》续书创作得失举要…………………… 26

  3.1 归锄子的《红楼梦补》及其他可观之作…………… 27

  3.2 王兰沚的《绮楼重梦》及其他平庸之作…………… 32

  第4章 清代《红楼梦》续书创作成因初探………………… 38

  4.1 续书创作的可能性…………………………………… 38

  4.2 续作者的创作心态…………………………………… 40

  4.3 续书创作的文学生态环境…………………………… 45

  第5章 传统思维方式对续书创作的制约…………………… 51

  5.1 “续”的发生:延续意识与尊经传统……………… 52

  5.2 悲剧的反面:求全求圆的心理追求………………… 54

  5.3 难题的解决:直觉的致思途径……………………… 57

  5.4 对原作的追随:趋同性的心理模式………………… 59

  5.5 先验性的叙事前提:泛教化的思维定势…………… 61

  结 语………………………………………………………… 68

  参考文献………………………………………………………… 70

  附 录………………………………………………………… 76

  原创声明………………………………………………………… 82

  摘 要

   《红楼梦》是中国小说史上的一座高峰harvester。它的问世,不仅引起人们无穷无尽的研究兴趣,而且引发了源源不绝的续书创作。

  清代嘉庆、道光年间是续书创作的鼎盛期,这个时期的续书群在叙事旨趣上呈现了许多相似的特质,如“命数前定”的叙事框架、仙话化的叙事方式、“相犯”与“相避”的情节设置和“大团圆”的结局构想等harvester。 续书创作的共同发生和这些相似的叙事旨趣显示,续书作者们的创作受到了同一种思维方式的影响和制约。

  这种思维方式就是民族传统思维方式,它包含了延续意识、尊经传统、求全求圆的心理追求、直觉的致思途径、趋同性的心理模式和泛教化的思维定势等方面harvester。只有它们能同时而且深刻地影响和制约那么多续书创作者。透过对续书创作与民族传统思维方式关系的剖析,可以看到这种思维方式是怎样对中国古代小说的创作产生了潜在而深远的制约。

  关键词:叙事旨趣 创作心态 传统思维方式 制约

  引 言

   在中国古代小说史上,续衍是相当常见的现象,尤其是明清两代harvester。当一部名著或畅销书出来,就会有续书相随。如《水浒传》后有《荡寇志》、《水浒后传》,《西游记》后有《西游补》和《后西游记》,《金瓶梅》后有《续金瓶梅》等。《红楼梦》是一部杰出的作品,正式刊行后又是行销于世的畅销书,诱发续书创作风潮自然在所难免。在一百二十回程刻本的《红楼梦》问世不久,逍遥子托名曹雪芹的《后红楼梦》出现,开启了《红楼梦》续书创作的潮流。稍后的秦子忱、陈少海、归锄子等人纷纷加入这一行列,在嘉庆年间掀起了一阵续书热潮,一直持续至道光乃至民国。在这以后,续书创作仍然断断续续地持续着,直到今天,还有人在给《红楼梦》写续。

  根据赵建忠老师的《红楼梦续书研究》一书统计,各种各样的《红楼梦》续书至今已多达九十八种harvester。《红楼梦》续书的数量之多,时间跨度之广,创作者之众,都足以显示,它们是文学史乃至文化史上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但长期以来,这些作品一直得不到足够的重视。许多文学史、小说史著作根本不予提及,即使偶尔提及,也会因其文学价值偏低而一概予以否定。因而,《红楼梦》续书研究在相当长的时期内都是一项空白。随着学术的发展,单一的价值判断已不能满足对小说史的总体研究。虽然《红楼梦》续书的文学价值确实不高,尤其是在《红楼梦》巨大艺术成就的比照下。但作为中国小说史续衍现象中的一个显例,它们的存在本身却能说明很多问题。

   随着学术研究的深入与发展,《红楼梦》续书开始进入研究者的视野harvester。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研究者们放下长期以来固有的文学价值判断,从小说史的角度对这些续书进行了多方面研究。初期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对单篇作品的内容分析和作者的考证上,随着研究的日益深入,对续书的研究呈现了从整体切入的特点。特别是在九十年代以后,有关研究渐见增多,并出现了研究专著。如赵建忠老师的《红楼梦续书研究》一书,就是一部较全面深入研究《红楼梦》续书的力作。从各种研究资料看来,《红楼梦》续书研究发展至今,至少包含了三种思路。一种是对单部续书的分析和作者的考证;其次是对续书文本的分析,以此探讨中国古代续书、小说的某些特质;第三种就是对续书整体的关注,以《红楼梦续书研究》为代表。它包括对续书的搜集辑佚、整理和分类,对续书产生原因、价值的重新评估,对续书所体现的某些民族心态的探究等等。

   赵建忠的《红楼梦续书研究》是目前对《红楼梦》续书较全面系统研究的专著harvester。他在前人的基础上,对《红楼梦》续书进行了最广泛的辑佚和搜集整理。同时,他从中国续书的传统渊源、清代特定的历史环境、哲学思潮以及清人小说观念等角度对《红楼梦》续书的产生原因进行了探讨。对清代各个历史时期的典型作品分别做了思想和艺术的分析,并肯定了《红楼梦》续书的社会思想史和民俗学价值,重新评估了它们在中国小说史上的价值。最后他从文化心理的角度,着重探讨了《红楼梦》续书“大团圆”结局模式的形成原因,这种民族心理主要包含了“循环发展”的历史观念、古代哲学观念、因果业报的宗教因素、“尚圆习俗”与“崇尚圆满”的世俗心理等。

   综观《红楼梦续书研究》一书,它确实从多方面多角度对续书进行了全面而深入地考察harvester。当然,一本研究专著,也并不能穷尽对《红楼梦》续书所有方面的研究。该书虽然对《红楼梦》的某些续书进行了具体的分析,而对于这个群体叙事共同特点的归纳仍属欠缺。《红楼梦》续书,尤其是出现在清代嘉庆和道光年间的续书,在叙事旨趣上呈现了群体相似的特征,这是很引人深思的现象。此外,赵著虽然也对续书“大团圆”模式与民族文化心理之间的关系给予了一定的关注,但他更注重挖掘了续书生成的外部环境,对续作者们主体性因素的开掘仍稍嫌不够。《红楼梦》续书在清代的创作风潮和它们共有的叙事旨趣,都暗示了在这些现象背后起决定作用的主体性因素。赵著对此分析的欠缺,正是本文希望重点补益所在。

   《红楼梦》续书创作在清代嘉庆、道光年间集中出现,而且在叙事旨趣上呈现了惊人相似的许多特质,这是相当耐人寻味的文学现象harvester。这一现象的成因固然是多向复杂的,而最核心的指向应该是我们民族传统的思维方式。因为文学史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作家的心态史,作家的创作总是某种思维方式的体现。生活在清代的续书作者们,扎根于民族社会文化的土壤里,能够对他们产生广泛而深刻影响的正是有着强烈持久性、守常性和渗透性的民族传统思维方式。从续书创作风潮和续书文本众多相似的叙事旨趣来看,民族思维方式某些方面的缺失对文学创作产生了制约,这是隐藏在创作背后起作用的因素,但这种制约又是相当明显的。在这种制约下,续书作者们的艺术创造力平板、萎缩,创作被模式化。透过对续书创作与民族思维方式关系这一特例的分析,实际上可以看到我国古代小说创作是怎样受到民族传统思维方式的制约,这对于更深的把握和理解中国古代小说的特征及其生成原因很有助益。

   目前在《红楼梦》续书的研究领域,包括赵建忠较为完备的《红楼梦续书研究》一书,对续书群体性的特征归纳以及形成这种面貌的主体思维方式的研究仍然偏弱,我希望对此能有所补益,是为“新探”harvester

  第1章 《红楼梦》续书发展史概述

   从嘉庆年间第一本续书《后红楼梦》[1]至今,《红楼梦》续书已经走过了两百多年的历史harvester。由于资料的繁多和分散,从清代至今的《红楼梦》续书究竟有多少,仍然是一个尚需讨论的问题。孙楷第的《中国通俗小说书目》著录十五种;一粟《红楼梦书录》著录三十二种;胡文彬《红楼梦叙录》则对一粟的《红楼梦书录》有所增补,收录了一些新材料;冯其庸、李希凡主编的《红楼梦大辞典》收录了续书四十二种。在这些前辈学人的基础上,目前对《红楼梦》续书的搜集整理和统计分类比较完备的应该是赵建忠老师的《红楼梦续书研究》一书。他荟萃诸家著录,并以扎实的考据将散见各处的零星材料加以汇总,共得续书九十八种。在此之后,他还陆续发现一些新材料,并在学术刊物上时有发表。

   《红楼梦》续书数量很多,情况很复杂,要对它们进行分类是很不容易的harvester。在《红楼梦续书研究》一书中,作者把收集到的九十八种续书分成了八种类型,分别是程刻本续衍类、短篇续书、借题类、外传类、补佚类、旧时真本类、引见书目类和改写、增订、汇编类等。这些分类中,包括了目前能看到的续书和不能看到的。可以看出,这种种分类,正如作者自述,是“侧重外在形态的分梳”,[2]既以续书内容为主要分类标准,又兼顾了创作时间的分期。如程刻本续衍类,主要是紧接着《红楼梦》的刊行而出的,有《后红楼梦》、《续红楼梦》、《红楼复梦》等十三种;而借题类则多是在晚清至民国出现的,如《新石头记》;外传和补佚类主要是现当代的作品,如《红楼外传》、《红楼梦新补》等。这些分类,从横纵两向上对《红楼梦》续书的历史发展和类型做了大致的勾勒,是相当全面而完备的。

  实际上,分类都是相对而言的,因为这些续书并不是有着截然区别的,它们无论在内容和形式上都有交叉重合之处harvester。在《红楼梦续书研究》已经相当全面详尽地分类后,本文无意再重复此类分析。但是,从发展史的角度对《红楼梦》续书做大致的梳理,还是必要的。对其发展史的概述,将有助于把握这一小说史现象的总体走向,看到它在两百多年间的发展流变。为了论述的清晰准确,在此概述的续书将只限于目前能看到正文的续书。

  从内容和创作心态的侧重点上看,《红楼梦》续书的发展有比较明显的阶段性,主要有紧接《红楼梦》而出的早期清代续书、晚清至民国的续书和当代的续书harvester。每个时期的续书群,主要作品都有一些相似之处,而且都有其创作的侧重点。这些比较鲜明的文本共性,使《红楼梦》续书的发展呈现阶段性。

  乾隆五十六年,一百二十回本的《红楼梦》正式刊行,不仅使原来断了尾巴的八十回抄本有了结局,而且结束了《红楼梦》长期以来以抄本流行的局面harvester。这一刊本的后四十回,是第一部严格意义上的《红楼梦》续书,与前八十回共同流传至今,已经被当成是《红楼梦》的一部分而为人们所广泛接受了。第二年,程伟元、高鹗再印《红楼梦》, 这一刊本的刻行,是后来诸多《红楼梦》续书的直接缘起。

  《红楼梦》刊行后不久,《后红楼梦》刊行,自此以后,就开创了清代嘉庆、道光年间的《红楼梦》续书创作潮流harvester。在这个时期创作的续书,都是以正式刊行后的《红楼梦》为依据。据北京大学出版社的整理出版,这一批续书共有十三种。分别是《后红楼梦》、《续红楼梦》、《绮楼重梦》、《红楼复梦》、《续红楼梦新编》、《红楼圆梦》、《补红楼梦》、《增补红楼梦》、《红楼梦补》、《红楼幻梦》、《红楼梦影》、《续红楼梦稿》和《红楼真梦》。这其中,除了《续红楼梦稿》是残缺的,其他都保持了完整。最短的只有二十四回,如《红楼幻梦》和《红楼梦影》;最长的则有一百回,如《红楼复梦》。它们的基本格局从第一本《后红楼梦》开始就已经奠定。就是仍然依续《红楼梦》的故事主线,为了宝黛的团圆、贾府的复兴,在情节、结构上作了种种设想,最终的结局套路大都是大团圆。

  在续法上,主要有两种harvester。其中,《红楼梦补》和《红楼幻梦》都是从原书的第九十七回开始截续,其余的则是从第一百二十回顺续下来。其中,《续红楼梦》一书的接续有些模糊。作者秦子忱在开卷的“凡例”中写道:“虽名之曰《续红楼梦》第一回,读者只作前书第一百二十一回观可耳。”[3]而书的第一回则直接续写黛玉魂归太虚幻境,这又是紧接着第九十七回而来的。因此,该书的接续有些界限不清。

  从第九十七回开始续的《红楼梦补》,其作者归锄子在“叙略”中称“此书写黛玉回生,直接前书九十七回,自黛玉离魂之后写起harvester。”[4]犀脊山樵在给此书作的“序”中自称看过原本,只有八十回,并认为后四十回与曹雪芹的本意相差极远。他说:“今世所传一百二十回之文,不知谁何伧父续成者也。”[5]此外,这种续法,还包含了作者不愿看到黛玉悲剧的心理。因为程刻本的第九十八回正好是“苦绛珠魂归离恨天,病神瑛泪洒相思地”。从九十七回开始续,就可以“从新旧接续之处,截断横流,独出机杼,结撰此书,以快读者之心,以悦读者之目”。[6]这种以快心悦目为目的的创作心态,是相当普遍的。

  大多数续书作者从第一百二十回以后续起,显示他们已经接受一百二十回本的《红楼梦》,把它看作一个整体harvester。虽然他们都不满意原书的悲剧结局,但他们并不因此而怀疑和否定一百二十回本的价值。他们关心的只是宝黛的爱情悲剧,他们不能接受才子佳人在经历内心和现实的种种波折后仍然无法结合的事实,如何解决这些小说人物所遭遇的困难才是他们作续的最主要原因。所以八十回后是不是原本,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

  这批续书在内容上与《红楼梦》紧密相关,作者们在自序中表露的最主要的创作心态就是“补恨”harvester。如《续红楼梦#8226;序》中说道:“《红楼梦》为记恨书,与《西厢记》等。顾读者不附崔、张酸鼻,而咸为宝、黛拊心者,续与未续之分也。……雪坞秦都阃,以陇西世胄,有羊郤风。韬钤之暇,不废铅椠。辗然谓余曰:‘是不难。吾将热返魂香,补离恨天,作两人再生月老,使有情者尽成眷属,以快阅者心目。’”[7]《红楼梦补》的作者也在自序里说道:“转路回峰,换他结局收场;笑当破涕,芟尽伤心恨事。创亦仍因云尔。”[8]该书“叙略”也写道:“此书首回写警幻仙议补离恨天,则前书未了情缘,自必一一补之。”[9]《红楼圆梦》的作者在“楔子”里明确地说:“把假道学而阴险如宝钗、袭人一干人都压下去;真才学而爽快如黛玉、晴雯一干人都提起来。真个笔补造化天无功,……”[10]

  从这些“序”表达的心愿看来,无论何种续法,作者们要完成的心愿是一致的harvester。同时,他们的作品在叙事旨趣上呈现了许多共通之处。如“命数前定”的叙事框架,仙话化的叙事方式,对《红楼梦》在情节、结构乃至语言上的追随,走向悲剧反面的结局设置等等。他们创作的侧重点在于通过解决书中人物的爱情难题和家族命运,满足心中的缺憾。创作心态与叙事旨趣侧重点的相近,使这些续书成为具有鲜明特点的一个群体,对它们生成原因的探究,将使我们看到民族传统思维方式对续书创作的种种制约,此为后论。

  在道光、光绪以后,上述类型的《红楼梦》续书渐渐衰落harvester。到晚清,《红楼梦》续书的创作出现了与早期续书不同的特点,概言之,就是衍“旧”而作“新”。所谓衍“旧”,就是借用原作的人名角色,而作“新”则表明续作者的创作重点在于书写自家怀抱,与原作已经没有很密切的关系,原作只是一个外壳,没有什么实际意义。这种续书主要以吴趼人的《新石头记》为典型代表。

  吴趼人在《新石头记》第一回就开宗明义地说到,续书是“狗尾续貂,贻人笑话”,[11]自己再来“凭空撰出这部《新石头记》,不又成了画蛇添足么”?[12]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harvester。但由于作者想借这样一部小说来“写写自家的怀抱”,[13]也就不顾“后人的褒贬”、“不避嫌疑”,[14]续起来了。全书搬用《红楼梦》宝玉、焙茗和薛蟠为主人公,重新构建故事。主要讲述了宝玉在二十世纪文明国的游历。借宝玉下山“补天”的经历见闻,刻画了晚清社会的现状,还幻设了一个理想国——“文明境界”。在文明国老少年的陪同下,宝玉乘飞车,驾猎艇,走隧道,见到许多文明的人,先进的科技设备,文明的生活方式和政治。作者通过这些来针砭时政,表达了自己对充满理想色彩的未来社会的向往,寄托了自己维新的政治理想。以此来看,《新石头记》与清代中期流行的那些《红楼梦》的续作不一样。它不是根据旧作的情节的续写,而是另撰故事;作者的创作目的也不是去圆旧作的结局,而是写“自家的怀抱”。它所用到的一点旧作,只不过是借一点历史的“因由”而已,实质上与《红楼梦》的关系已经相当疏离。

  南武野蛮的《新石头记》也是如此harvester。他写黛玉留学日本,宝玉从上海找到日本,和黛玉团圆后,黛玉却不以儿女私情为念,她要宝玉也在日本留学,以备将来返国开导民智、唤醒同胞。后来两人得到大清皇后的赐婚,终得完婚。这些内容有晚清鲜明的时代特色,与《红楼梦》已关系不大。

  这种作续的方式,有其特定的时代思潮和背景harvester。《新石头记》最初是在光绪三十一年八月二十一日(1905年9月19日)出版的上海《南方报》第二十八号附张“小说栏”上开始连载的。至光绪三十四年十月由上海改良小说社印行初版。阿英在《晚清小说史》中提到清末的拟旧小说时说过:“晚清又流行着所谓‘拟旧小说’,产量特别的多。大都是袭用旧的书史与人物名,而写新的事。甚至一部旧小说,有好几个人去‘拟’。……此类书之始作俑者,大约也是吴趼人,……”[15]在晚清时代,象《新石头记》这样的衍“旧”作“新”,确实成了一种相当流行的文学潮流,类似的续书层出不穷。如《新水浒》、《新三国》、《新西游》、《新聊斋》、《新野叟曝言》等小说,充斥书市,涌向读者,行销不息。这种创作潮流,是特定时代思潮的产物。当时的清末,民族危机和社会矛盾激化,社会动荡,革命与反革命、革命与改良的斗争纵横交错,社会思潮活跃而复杂。对于二十世纪的中国要往何处去这一问题,人们有各自的思索。作家们也不例外,他们纷纷通过衍旧续新的文学创作来表达自己的思考和愿望。在这些小说中,大都有作家政治思想理念的代言人,如《新石头记》里是明君东方强;《新水浒》中是众梁山好汉;《新三国》中是诸葛亮;《新野叟曝言》里是文甸。他们是小说中的中心人物,也是智力超群、高瞻远瞩的政治家。而且这些小说中还有大量的政治议论和治国治民的方案,都为中国勾画了一个美好的“强国境界”。这也正是这类续书的创作重点。

  这类小说对读者来说,既有名著惯性的吸引力,又可以从作品人物的变异中得到新奇的感觉,对读者的吸引力是很大的harvester。《新石头记》的出现,在当时确实受到了读者的追捧。“甫出版,人争购观。”[16]对作者来说,根据现有作品的形式进行再创造,既有较大的写作空间,又给情节的设计带来了便利。这种续作内容和方式是《红楼梦》续书发展史中又一个比较鲜明的阶段,有其独特的创作角度和文本特征。

  经过早期清代的“补恨”续书和晚清借旧写新的续书,《红楼梦》续书创作发展至当代,又呈现了与前二者不同的创作重点harvester。当代的《红楼梦》续书创作至少包含了两种创作倾向,一种是侧重于对原著某些方面某些人物的引申和演绎,以萧赛的《红楼外传》为代表;一种则是在吸取红学研究某些成果的基础上,结合作者自己的想象而创作的,主要有周玉清的《红楼梦新续》、张之的《红楼梦新补》和都钟秀的《红楼遗事》等。

  《红楼梦》的悲剧结局,使主要人物的接续空间大大减小,因为黛玉已死,宝玉出家,其他主要人物的结局也大体尘埃落定了harvester。如果还要在他们身上做文章,则难免延续早期续书的做法,使用大量超现实的因素。因此,当代续书往往把创作的重心移到原作中某些次要方面和次要人物身上,以求得到更大的创作空间。如萧赛的《红楼外传》,以《红楼梦》原著人物故事为引线,着重描写了大观园中抱琴、侍书、嫣红、紫鹃等三十多名侍婢和其他一些下层人物的遭遇和结局,旨在“替丫头抱打不平”。[17]这是《红楼梦》续书创作的又一通道。

  此外就是吸取脂评和探佚学的研究成果,以长期以来的红学研究为基础,从《红楼梦》的第八十回开始续起,试图作出不同于程高本的结局安排harvester。如周玉清的《红楼梦新续》,就是如此。周玉清对《红楼梦》的后四十回有自己的研究和理解,她认为:“虽然程高本后四十回欲完成而补救之,但续本不尽人意处颇多。故事沉闷,像在写史,徒具空壳。且不合理、不科学、腐儒式封建伦理说教等情节太多;语言虽较类‘红’,却累赘拖沓而无骨;一些人物的精神风貌写变了,如凤姐口笨智拙,没有了才华,宝玉疯疯傻傻,失掉了灵气,变得恶浊而不可爱,读之令人惋惜。”[18]因此她充分调动艺术想象,另辟蹊径,对故事情节、人物命运和结局,作出了与“程高本”迥然异趣的全新处理。她自述指导思想是:“从总体上把握曹氏悲剧意旨,主要按照原著提供的线索,尽量采用诸贤合理的研究成果,但不亦步亦趋。”[19]由此,该续书以宝、黛、钗爱情悲剧为线索,逐步展示贾府由盛而衰的过程。如黛玉被骗,后识甄宝玉庐山真貌,不因其与宝玉貌合而与之合,一气身亡。宝钗病死前深切忏悔;史湘云乞讨回京,死于宝玉怀中;贾兰中探花,显赫一时,却又疆场殒命,李纨成了苍老痴呆的老妇;平儿扶正后,凤姐被休,凄惨地死在南归途中的破庙里;鸳鸯陪凤姐回南,患难中与柳湘莲结为夫妇;妙玉由佛门堕入红尘,在歌楼中做了写唱本的乐伎;贾环沦为小流氓,贾政回老家做了教书先生……宝玉晚景凄凉,虽历家破、人亡、失子和丧妻之痛,但始终落拓旷达,恃才傲物,卓尔不群,最后采药深山,不知所踪。

  都钟秀的《红楼遗事》也是作者根据多年来对《红楼梦》的潜心钻研和考证,继曹雪芹的前八十回创作而成harvester。她着重描写了荣、宁二府的众多人物在“树倒猢狲散”以后所经历的坎坷磨难以及最终归宿。张之的《红楼梦新补》也是书接八十回,遵循八十回《红楼梦》的伏笔和暗示,依据脂砚斋评语提示,参考红学研究成果而进行创作的。

  《红楼梦》续书创作发展到当代,续书作者们已经看到了早期续书的一些明显缺陷,如为了“补恨”而使作品搀杂了大量神鬼的非现实因素,对曹雪芹的原意理解的某些不到位等harvester。随着续书创作和红学研究的日益发展,当代的《红楼梦》续书呈现了与以往续书都不同的创作重点。它们有的开拓了续书创作的视野,从关注主要人物到次要人物,着重对原著某些方面的生发和延伸;有的则根据自己对《红楼梦》前八十回的理解和红学研究的某些成果,希望通过续书的创作回到曹雪芹的原意,对程刻本《红楼梦》的后四十回实际有一种反拨的意味,在某种程度上,这些续书创作可以看成是红学研究某些成果的图解。

  《红楼梦》续书从清代嘉庆开始,一直发展到当代harvester。在这两百多年的历史中,创作心态和创作情况是相当纷纭复杂的。在这繁复的历史过程中,还是可以清楚看到续书创作的阶段性的特征。这些特征代表了在某些特定历史时期里续书作者们的共同心态和创作重点,通过对此的梳理和概述,可以把握《红楼梦》续书在两百多年里发展道路的大致轮廓。

  从接受的角度看,无论是哪个阶段的续书创作,都是对《红楼梦》创作性的接受,往往都是“别有用心”的harvester。从早期的“补恨”到晚清的抒写“自家的怀抱”,再到当代的红学图解,《红楼梦》续书的发展历程正应了新实用主义者罗蒂(Richard Rorty)曾经说过的话:“把文本锤打成符合自己目的的形状。”[20]这句话的主语本是评论家,实际上,从《红楼梦》的诸多续作来看,续书创作对原著而言,也是这样一个过程。

  在《红楼梦》续书发展的诸多阶段里,早期的清代续书数量最庞大,叙事旨趣最鲜明而且相似harvester。所有这些,都引人挖掘深藏其后对他们的创作起决定性作用的种种因素,而这种挖掘对于民族文学创作的发展是很有意义的。它将使我们看到民族传统的思维方式是在哪些方面、以哪种形式对民族文学的创作构成了影响和制约。因此,这将是本文以下主要关注和探究的重点。

  [1] 见《后红楼梦#8226;点校说明》:“《后红楼梦》是1791年《红楼梦》刊行以后的第一部续书harvester。据嘉庆三年(1798)仲振奎《红楼梦传奇#8226;跋》所说:‘丙辰(嘉庆元年,1796)客扬州司马李春舟先生幕中,更得《后红楼梦》而读之,大可为黛玉、晴雯吐气’,推知成书时间当不会晚于1796年。”(逍遥子,《后红楼梦》,北京大学出版社1988年1月版)

  [2] 赵建忠,《红楼梦续书研究》,天津古籍出版社,1997年9月版;30harvester

  [3](清)秦子忱,《续红楼梦》“凡例”,华世瑞点校,北京大学出版社,1988年10月版;4-5harvester

  [4](清)归锄子,《红楼梦补》“叙略”,宋祥瑞点校,北京大学出版社1988年3月版;4harvester

  [5] 《红楼梦补》犀脊山樵的“序”,同上;2harvester

  [6] 同上harvester

  [7] 《续红楼梦》,郑师靖给它作的“序”,北京大学出版社1988年10月版;1harvester

  [8] 《红楼梦补》“红楼梦补序”harvester

  [9] 同[4]harvester

  [10] (清)临鹤山人撰,杨存田点校,《红楼圆梦》“楔子”,北京大学出版社1988年3月版harvester

  [11] 吴趼人,《新石头记》第一回“逢旧仆往事怪迷离 睹新闻关心惊岁月”,花城出版社1987年9月版;2harvester

  [12] 同[11]harvester

  [13] 同[11]harvester

  [14] 同[11]harvester

  [15] 阿英,《晚清小说史》,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年8月版;176—177harvester

  [16] 杜阶平,《书吴趼人》,《小说月报》八卷一号,转引自吴趼人著《新石头记》,“前言”,王杏根、卢正言校点,花城出版社1987年9月版;2harvester

  [17] 萧赛,《红楼外传》第一篇“狂狷留稿”,全句是“斩钉截铁贬宝、黛,兰孙桂子凋零,替丫头抱打不平”,作家出版社1988年10月版;3harvester

  [18] 周玉清,我对《红楼梦新续》的构想,北方论丛1991(3):91-94harvester

  [19] 同上harvester

  [20] 转引自洪涛著《陆士谔新水浒与近代水浒新读:论时代错置问题》一文,见载于《明清小说研究》2001年第1期,73-84harvester。原文出自Consequences of Pragmatism:Essays,1972-1980(New York:Harvester Wheatsheaf ,1991),P.151。

  (未完待续harvester。)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足球平台出租_SG平台出租_138平台出租_平台出租_BW平台出租_双赢系统出租-皇冠门户足球平台出租欢迎您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zcsjy.com/post/625.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德云色笑笑翻9年前空间照,“却发现1张卢姥爷战绩图,配文略显扎心”,你有何看法?

德云色笑笑翻9年前空间照,“却发现1张卢姥爷战绩图,配文略显扎心”,你有何看法?

在大约四五年前的时候,WX还没有普及,很多人仍然使用着 ,而空间相册也是一代人的回忆,无论是相册还是动态,都隐藏着自己青春稚嫩的样子dnf孙亚龙。在最近的直播中,德云色笑笑一时兴起,打开了自己的空间相...

LOL解说Rita直播谈理想生活,想要一百个男人来给自己当老公,一小时换一个,怎么评价?

LOL解说Rita直播谈理想生活,想要一百个男人来给自己当老公,一小时换一个,怎么评价?

经常看LOL直播的朋友们都知道,Rita算是人气最高的主播之一了,她凭借着高颜值更是吸粉无数,即使有些玩家不喜欢玩英雄联盟,但是她的直播确是非看不可,再说Rita的游戏水平也是值得玩家认可,毕竟他也参...

本星期周五美国股市以及加密火币迎来一片绿:特斯拉涨逾2% 阿里跌超4%

本星期周五美国股市以及加密火币迎来一片绿:特斯拉涨逾2% 阿里跌超4%

美国时间周五,美股收盘主要股指涨跌不一,但涨跌幅度均很小。运动服装制造商耐克悲观的销售预期,抵消了金融股和能源股的上涨。耐克的股价下跌了6.2%,是道指和标普500指数下跌的最大因素,此前该公司还警告...

宝宝们吸纳P2P网贷;看上去很美?()

宝宝们吸纳P2P网贷;看上去很美?()

  当“余额宝”第一天诞生时,各种互联网“宝宝”层出不穷,因为高收益,“宝宝”们一夜之间抢了银行的风头,任何事物的成长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当央视评论员钮文新一文《取缔余额宝》把余额宝比喻成“吸血鬼”,引...

辽宁号航母一次性加满油要多少钱?

辽宁号航母一次性加满油要多少钱?

问题:辽宁号航母一次性加满油要多少钱媒介骑士? ˂img src="http://www.dzcsjy.com/zb_users/upload/2021-10-05/615b4e2cc99a0.jpg...

华尔街“目标价”是否真的靠谱?

华尔街“目标价”是否真的靠谱?

我就和你说一个这样的故事吧目标价。 巴菲特与华尔街知名咨询公司的10年赌约目标价。2007年,巴菲特提议的打赌是指:从2008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的十年期间,标普500指数的业绩表现会胜...

平台出租-用心服务-共创价值-为核心理念-平台租用

我们努力让每一次邂逅总能超越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