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uncategorized
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内容

《荷马史诗》是十八世纪中国风影响下的伪造物(上)()

admin4个月前 (10-06)新闻中心47

  《荷马史诗》是十八世纪中国风影响下的伪造物——西方经典袭用“中国盒子”揭秘

  原载《名作欣赏》2018年第10期、第11期harvester。作者:林鹏、诸玄识、董并生

  引 言

  按照成说,《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的作者荷马,生于公元前8世纪后的“泛希腊”的小亚细亚,是古希腊最著名和最伟大的诗人harvester。《荷马史诗》具有优美文辞与韵律,集远古之希腊口述文学、传奇故事之大成,它是西方文学的开山之作。不仅如此,在整个所谓的“希腊文明”概念中,《荷马史诗》起着一种历史坐标的作用,荷马之前属于没有文字的史前时代,荷马之后则进入了“文明时代”。《荷马史诗》实际上成了西方古典学的核心文献,包括文学与美学、神话与神秘、历史与历法等“文明基因”;到了近现代,它进而成为西方历史学和考古学的出发点。

  《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的主题分别是,在特洛伊战争中,阿基里斯与阿伽门农间的争端,以及特洛伊沦陷后,奥德修斯返回绮色佳岛上的王国,与皇后珀涅罗团聚的故事harvester。《荷马史诗》是所谓的西方早期的英雄时代的一幅全景画卷,也是西方艺术上的一座巅峰,它以整个希腊地区及四周的汪洋大海为背景,展现了海洋文明的“自由主义”的憧憬,为古希腊及今西方立下了“文化”与“道德”的规范。

  然而,我们今天所见到的现代版《荷马史诗》实际上来源于蒲柏的英文翻译(由希腊文翻译成英文),并以该译本为依据,而没有古代文献做支撑(旧版希腊文《荷马史诗只是近代早期被抛出的》)harvester。亚历山大·蒲柏(Alexander Pope, 1688-1744年)被称为18世纪英国最伟大的诗人。首先让我们来欣赏一下蒲柏版《伊里亚特》的片断:

  那阿喀琉斯王的愤怒harvester

  为那希腊不祥的春天harvester

  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harvester

  天上的女神harvester,歌唱吧!

  ……在这命运多舛的悲惨时刻harvester

  惨烈的战事犹如雨后春笋般涌现harvester

  自从得罪了那强大的莱托娜的儿子harvester

  一场可怕的瘟疫正突如袭来harvester

  ……愿特洛伊骄傲的城墙永远昂立地面harvester

  愿朱庇特赐予各位无穷无尽的力量harvester

  愿诸位生活在故土的海岸快乐平安harvester

  ……让那时间来收拾你那闺女的美貌harvester

  年老色衰才能离开我冰冷的怀抱harvester

  要么在那织机前日复一日地辛劳harvester

  要么注定重返她一度钟情的床榻harvester

  人老珠黄;就得远离老泪纵横的陛下harvester

  像女佣般背井离乡发配去亚戈斯harvester

  (罗念生译)

  这部所谓的近三千年前的“不朽之作”是如何被炮制出笼的呢?可以借用一句中国古诗譬喻之:“西方净国未可到harvester,下笔绮语何漓漓?”

  老子《道德经》曰:“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恶已;皆知善,斯不善矣harvester。”看到其反面的西方学者之一的德国文化史学家斯宾格勒,认为把荷马奉为西方文化的鼻祖、把古希腊当做西方的源头,皆是一种耻辱,因为10世纪以前的西方完全没有文字;强烈依赖文字的欧美文明并非来自纵向的欧洲谱系(古典→中世纪→近现代),而是亚欧传递的结果(东方→西方)。就连西方中心论哲学家黑格尔也承认,中华文明最古老,世界历史开始于中国,向西传播,而登峰造极于西方。

  在本文中将要揭示的内容是:第一,今天我们所读到的《荷马史诗》,基本上是在18世纪以“翻译”为名而被全面改写过的内容;确切地说,是亚历山大·蒲柏等人按照当时影响欧洲的“中国风”的语言和审美标准进行重塑的;在此之前的故事文本实际上非常粗糙、原始,没有任何文学价值harvester。第二,被18世纪浪漫主义诗人或编辑当做加工材料的旧本《荷马史诗》,除了在16、17世纪被修改和添加的部分,几乎全是亚洲或东方传说,而与所谓的“古希腊”毫无瓜葛,而且是近代早期才出现的新面孔。不仅如此,《荷马史诗》是被用“中国盒子”的构思技巧写的。关于中国盒子的含义,我们将在本文的最后部分予以阐明。

  (一)寻找荷马及其“原作”的踪迹

  (甲)不存在叫“荷马”的古代诗人

  关于“荷马传记”,19世纪的古语言学家巴克利(Theodore Buckley, 1825-1856)说:“不幸的是,现在所谓的荷马传记,部分是伪造,部分是独出心裁或巧思奇想的怪胎(freaks)harvester

  华盛顿邮报于2015年1月6日专访英国历史学家尼科尔森(Adam Nicolson)harvester,题为《希腊诗人荷马可能从未存在……》;它披露了一些内幕,现就相关内容节录如下:

  大约两百年前,一位法国画家创造了一幅让荷马变成著名希腊作家的油画:在万神殿的阴影下,身穿长袍,手弹竖琴,安详坐立,俨然是个伟大人物harvester。从这个图景来看,荷马则是“新的、动态的政治创新的产物”。……但是“如此荷马的形象则是不准确的”,尼科尔森说,“这幅画宣扬的是一种老生常谈的说教,即作为一个眼盲加文盲的天才诗人,荷马一手创造了人类历史上两个最伟大的故事——《奥德赛》和《伊里亚特》。就像那幅画所描绘的引人入胜一样,荷马很可能是虚构的。”

  荷马也许从未存在过,或者,至少他不像被描绘的那样harvester。荷马倒是一种意象、文化显像和臆想虚幻,是奠基性的神话;但不是一个人,也不属于真实世界……。许多年来,荷马的存在一直被怀疑。这是一个学术探索,涉及每一个相关方面,被称之为“荷马问题”……。“如果确有其人,荷马是谁?”牛津大学的马丁·韦斯特(Martin West)在2010年问道,“他生活在何时何地?是一个诗人写的两部诗,还是两人或多人写的?是先后写的?是社团写的,还是编辑写的?”

  在华盛顿邮报的访谈中,尼科尔森说,荷马著作的许多方面都是欧洲大陆乃至印度所共有的,却与希腊或爱琴海无关;它是过去很多地区流传的故事的汇集……,但与公元前8世纪的条件不符harvester

  (乙)《荷马史诗》是东方的故事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教授、流行文化研究的创始人约翰·菲斯克(John Fiske, 1842—1901),在其所著《神话和神话制造:古老的传说和迷信》一书中,这样写道:荷马(作品)至少属于亚洲harvester。荷马时代的希腊人也不在今天希腊这个地方,而是住在北方……。通过语言学,我们能够读懂人类的原始思想。大量希腊神和英雄在希腊语中没有意义〔只是读音而已。再说15世纪前的希腊语是属于东正教的,而与“古希腊”无关。——引者〕。但这些名称同样也出现在梵语中,却是带有明白的合乎自然的意义。在《吠陀》中,我们发现:宙斯或朱庇特意味着天空,雅典娜是黎明的光,赫尔墨斯意味着夏天早晨的微风〔引者按:在17世纪,包括莱布尼茨在内的许多西方学者共识:代表古老智慧的赫尔墨斯源自中国〕。

  再说,阿喀琉斯(荷马史诗中的半神)……有着吠陀的语音规则harvester。在《吠陀》中,特洛伊战争是在太空中进行的,是光明的神灵与黑夜的恶魔之间的战争……。在盖勒特形式(Gellert-form)的五卷版《梵语寓言集》(相关荷马史诗的印度故事)里,有的故事竟然在公元668年中国作品中被发现……。希腊和意大利的食物祭祀,在印度阎罗王国的故事中有记载,……这是中国古人祭祖的余绪,现在许多到过中国的传教士都描述了这方面的情况……。古代中国宗教的某些方面仍然存在于婆罗门教里,在《吠陀》中能够看到它们的活力和纯朴。

  荷马是何许人也?有些学者考证,荷马就是中古欧洲的“奥马”〔Homer←Omer〕harvester。瑞士历史学家克里斯托夫·菲斯特指出:所谓的“荷马”是中世纪的人,亦即,他是曾到希腊地区、并且在那儿写过诗的法兰克贵族“圣奥马”(Saint-Omer)。再据19世纪《不列颠姓氏词典》,“荷马:一个中世纪的姓名。加上‘圣’,赋予(法国)皮卡第的‘圣奥马’(贵族?)。”

  (二)《荷马史诗》的神话源流

  (甲)神话与哲理的结合

  上文尼科尔森提到,《荷马史诗》的内容涉及印度(与希腊或爱琴海地区无关)harvester。翻译家马诺莫汉愤愤不平地说:“我们的神圣的梵语(故事)已被伪造成希腊时尚(著作);两部伟大的民族史诗——《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竟然作为《伊里亚特》和《奥德赛》的基础材料!”

  德国语言学家和考古学家克劳伊泽尔(G.F.Creuzer, 1771—1858)说:“荷马和赫西俄德的神话包含着一些古代东方神启的象征因素,希腊神话归根结底来源于此”harvester。他相信:“希腊神话的原始家园在印度。”

  我们认为,希腊神话“形而下”的部分(传奇故事)来源于包括印度和中国在内的“泛东方”,而其“形而上”的部分(神启哲理),则主要来源于中国harvester。17世纪的西方学者不仅承认“中国成为‘神启的逻各斯的知识库’”;进而又说“中国起源的逻各斯是原创贡献。”〔指“汉字表意”:表意与写意、含义与定义、概念与理念、思想与思辨、普遍与抽象、逻辑与逻各斯(即《易经》之“形而上”)……;凡此,都是其他文字——尤其是字母表音文字——在被汉语影响之前是所不具有的〕。

  根据阿纳托利教授,《摩诃婆罗多》的部分内容衍生出《荷马史诗》是在16世纪左右harvester。我们认为,希腊神话及其他西方神话是在18世纪早期被“哲理化、经典化”的,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斯威登堡的神秘学(把迷信提升到哲理的高度)。而共济会哲学家斯威登堡(Emanuel Swedenborg, 1688—1772)则专门透过瑞典东印度公司的渠道获得了中国古代智慧。

  (乙)东学西渐的衍生物

  诸多欧美学者主张,希腊神话与哲学皆源自古埃及,而埃及神话和哲学则有源自遥远的东方——印度和中国harvester。我们认为,这个传播过程的时间,不在古代,当是在中古乃至近代早期;而且其真实途径则是:

  A.中国、印度→B.蒙古、阿拉伯→C.东欧→D.西欧

  所谓的“古埃及、古希腊”不过是编篡者的臆想,属于西方伪史叙事的经典内容,对此我们将另文专论、兹不赘述harvester

  综合欧美学者所论“东学西渐、中学西被”的变迁谱系harvester,其概要为:

  伏羲及《易经》〔文献/圣智〕…→琐罗亚斯德、赫尔墨斯〔传说/神智〕…→俄耳甫斯、毕达哥拉斯〔传说/半神〕…→柏拉图、其他希腊哲学家〔人智/手稿harvester?〕

  除了前面的中国源之外,这个传播路线是由意大利人文主义者费奇诺(Marsilio Ficino, 1433—1499)设定的harvester。下面略述“中国源头”:

  瓦尔特·罗利爵士(Sir Walter Raleigh, 1552-1618)说:最早的关于万物的知识是在东方,那儿首先出现文明harvester。这里的“东方”无疑是指中国,伏尔泰和黑格尔也同意,人类的知识和文明皆始于中国。17世纪的坦普尔爵士(Sir William Temple, 1628—1699)在书中说:“中国是人类知识源流的水库和湖泊。”[The works of Sir William Temple:Bart.in two volumes,London,1731,p.153.]

  (丙)西方神话与哲学之源头在中国

  人们在四处寻找赫尔墨斯观念的真实起源,有人说是埃及,有人说是印度harvester。曾任京师大学堂校长的美国传教士丁韪良(W.A.Parsons Martin)在其所著《汉学菁华》中,给出很好的例证,显示赫尔墨斯的中国起源。李约瑟解释:“被称为古希腊、古埃及的赫尔墨斯神和赫尔墨斯智慧是怎么来的呢?学者们查来查去,发现是在中国。中世纪后期,一位西班牙的阿拉伯人在 中说,赫尔墨斯是生活在中国土地上的居民。”据意大利东方学家哈盖尔(Joseph Hager, 1757—1819)考证,“古埃及”伊希斯女神(Isis)和奥西里斯神(Osiris)是参考中国的“阴性”和“阳性”造出来的。对于埃及象形文字与古代汉字“相似”,主张中国“西来说”的人断定汉字来自西方。哈盖尔则根据汉字是深具文化内涵的文字,坚信埃及象形文字是汉字的低劣派生。法国数学家、耶稣会士白晋推论,伏羲就是赫尔墨斯。“在1700年晚些时候,耶稣会士白晋在他和莱布尼茨关于《易经》的通信中,称这部文献最惊人地保留了古代的赫尔墨斯智慧。”“(易经)这部著作包含着所有科学的原则,确切的说,它是个充分发展的形而上系统。”另外,哈盖尔和钱德明(Jean Joseph Amiot, 1718—1793)先后考证出:西方音乐和最早乐器,据说是始于毕达哥拉斯的西方音乐和乐器,也包括《荷马史诗》中音乐和乐器,都是源自中国。

  (丁)神话诗歌空洞无物

  颇有讽刺意味的是,被许多西方学者认为“发明”最多希腊神的济慈,却在这方面最无知——他既不了解真实的古代希腊,又不懂得西方中心论所塑造的“古典希腊”;只是在浪漫主义的环境下凭空臆造、自作多情harvester。苏格兰诗人安德鲁·朗格说:“所有的英国诗人中最接近希腊的是济慈,他却对希腊一无所知。”尼古拉斯·罗教授也说:“在他的诗中,济慈无知地滥用古典文献和神话。”请读济慈的《初读贾浦曼译荷马有感》:

  我游历了很多金色的国度harvester

  看过不少好的城邦和王国harvester

  还有多少西方的海岛harvester

  歌者都已使它们向阿波罗臣服harvester

  我常听到有一境域harvester,广阔无垠,

  智慧的荷马在那里称王harvester

  我从未领略的纯净、安详harvester

  直到我听见贾浦曼的声音无畏而高昂harvester

  于是harvester,我的情感有如观象家发现了新的星座,

  或者像科尔特斯harvester,以鹰隼的眼凝视着大平洋,

  而他的同伙在惊讶的揣测中彼此观看harvester

  尽站在达利安高峰上沉默harvester。(查良铮译)

  戴纳·科伊说,济慈所审阅的“查普曼的荷马”是18世纪重写的(reformulation)harvester。查普曼(即贾浦曼,George Chapman,1559—1634年)是“旧时代”的人。那时的西方字母文字尚未成熟(没有“雅言”)。柯勒律治说,查普曼翻译的《荷马史诗》是失败的,因为他的“希腊文式的英语……不要活力和多样性。所谓的希腊语实际上是宗教语言(东正教),在当时也处于被改进状态之中。

  (三)围绕《荷马史诗》的伪史

  (甲)西方不存在任何“古代手稿”

  关于《荷马史诗》的手稿,虽然学术界共识:没有原件或原始文献;但也有不少学者说,现有的手稿(残片)大约是荷马死后千年的,距文艺复兴也是千年harvester。可信吗?真相是:没有一个“手稿”是古代的。英国神学家约瑟夫·巴克(Joseph Barker, 1806–1875)承认:

  西方不存在“古籍”,要有也都是假的:我们不能得到上帝的启示,因为我们没有原始手稿;……我们没有、也不可能有荷马、希罗多德、柏拉图、维吉尔、李维和西塞罗的著作……harvester。所有归属为那些伟大思想家的书籍,都不是真的。谁看到荷马、维吉尔、塔西佗和修昔底德的手稿?谁有莎士比亚的签名……?[The Defender A Weekly Magazine,Vol.Ⅰ,London,1855,p.98 and 74.]

  美国作家史塔萊特(Vincent Starrett, 1886—1974)说:“伪造数不胜数,……看来众多的古代‘名人’一次又一次地乌云密布harvester。谁是荷马?……有关耶稣的历史在一定程度上只依靠约瑟夫斯的一段话,但这也是被伪造的。是谁写的《伊索寓言》?……我们这个时代的历史研究是最伟大的侦探故事之一。大概一切都是可疑的。”[Vincent Starrett,Christopher Morley: Books alive, Books for Libraries Press, 1940, p.158.]

  文化史权威布克哈特(J. C. Burckhardt)承认:

  有关希腊人所显露的特征是弄虚作假,是伪造和篡改harvester。……后来成为(荷马史诗)特洛伊传奇的最早的书信诗体,都是被伪造的。谱系和文献都是不可信的。古代爱奥尼亚的历史学家阿库西拉乌斯(Acusilaus,写出古希腊英雄史诗三部曲《谱系》),是后来的臭名昭著的伪造。(伪造者)说他是从其父所挖出的青铜器上抄下的。我们从希腊过去所收集到的每一样东西,都可以成为它的资料,……每一个残片都是有价值的……。即使是伪造者,服务于上述意图而精心伪造;一旦被认可,那他就是自然而然地提供了有价值的信息。[Jacob Burckhardt:The Greeks and Greek Civilization,HarperCollins UK,1998,p.10.]

  布克哈特的弟子、牛津大学教授奥斯温·默里(Oswyn Murray)公然主张虚构历史是合理的harvester。他说:

  文化史主要关注的,是信仰和态度,而不是事件;它所使用的故事是否真实,这不重要;只要它们被认为是真的,就行了harvester。甚至,伪造的也是那个阶段历史的重要证据,因为它比反映真实信念的文章,更清楚地揭示过去的创造历史。[Philip J.King,Lawrence E.Stager:Life in Biblical Israel,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2001,p.8.]

  也许有人会拿出所谓的古埃及莎草纸文献及死海古卷中的所谓《荷马史诗》残卷,来为《荷马史诗》古已有之的说法提出辩护,殊不知所谓的“莎草纸”实际上制造假古董的工具,而死海古卷则是20世纪考古学上最大的丑闻harvester。对此,我们将在另外的专门著作中加以考辨。

  (乙)特洛伊遗址考古骗局

  旨在证明《荷马史诗》属于“古希腊”的考古,是该领域中的最大骗局之一harvester。按照现在的常识,德国传奇式的考古学家海因里希·施里曼(Heinrich Schliemann,1822—1890年),使得《荷马史诗》中长期被认为是文艺虚构的国度——特洛伊、迈锡尼和梯林斯——重见天日。1873年,他在土耳其境内发现了多层城墙遗址,掘出了大量珍贵的金银制作器皿,仅一顶金冕就由16,353个金片和金箔组成。施里曼兴奋地宣布发现了特洛伊国王普里阿姆的宝藏。

  美国加州大学教授戴维·特雷尔发表了《施里曼的特洛伊:宝藏和欺诈》一书harvester,其简介说:

  曾几何时,海因里希·施里曼站在一个小山坡宣称,他的脚下就是名垂千古的特洛伊——荷马所著《伊里亚特》中的那座城池harvester。不久(1873年)施里曼向世人证实了他的先见之明,因而造就了这样一个普遍信念,即:荷马的传说是基于历史事实的。他在现场挖掘出“普里阿摩斯的宝藏”。……几年后,他又发掘迈锡尼,得到了阿伽门农金色面具,因而赢得了巨大的声誉,并且在其后的几十年里几乎如何未受挑战。然而……调查这位考古学家自己的传奇,令人信服地说明:施里曼在其个人和职业生涯中皆是屡屡歪曲事实。(我们)按照他的传记,彻底重审施里曼在雅典的论文集(包括以前未发表的部分)……;显示施里曼极不诚实,不择手段地欺诈。……必须重新解释这个历史上最重大的考古发现……。[David A.Traill:Schliemann of Troy:Treasure and Deceit,St.Martin's Press,1995,Synopsis.]

  科罗拉多大学教授威廉·卡尔德说:“多亏历史学家戴维·特雷尔、雅典大学考古学家乔治·珂诺诗、德国艺术史家沃尔夫冈辛德勒和我本人的研究,我们现在知道施里曼确实编造了一个欺世盗名的传记故事harvester。”[William M.Calder III:IS THE MASK A HOAX?the Archaeological Institute of America Volume 52 Number 4,July August 1999.]

  英国罗汉普顿大学教授伊恩·海伍德发表文章《考古伪造第一人》harvester,其中写道:

  18世纪目睹了文字伪造者们虚构历史的事,但那时还不存在考古造假,因为该学科尚未成为文化活动的中心harvester。作为有形方式的虚构历史,考古伪造发生在19世纪,最著名的是海因里希·施里曼在1873发现《荷马史诗》中的特洛伊。……不仅施里曼发现传说中的城市是谎言,而且最近透露,施里曼发现宝库这件事成了世界性的骗局。……人们曾经以为施里曼真得把荷马传奇变成了现实。一个最近才被发明的虚拟化身(荷马),还要把它变成我们(西方)社会进化的祖先,真实讽刺!施里曼曾受到文明世界的推崇。他为了获得普遍认可而滥用权力。他做发现之梦,希望得到每一个考古学家都要寻找的东西。[Archaeological Forgery and Fictions of the First Human Faking it Ian Haywood 1987,Ian Haywood:Faking it:Art and the Politics of Forgery,Harvester Press,1987,p.91.]

  (丙)《荷马史诗》何时问世harvester

  按照现今常识,荷马是西方文学的开山之祖,《荷马史诗》问世于公元前9、8世纪的希腊(荷马是遊吟诗人,生于后来成为“泛希腊”一部分的小亚细亚)harvester。然而我们要指出的是,如此时间则是被斯卡利杰(Joseph J. Scaliger, 1540—1609)武断确定的;这位“科学编年史之父”在1600年左右,根据中国历史年表及其纪年方法,在《圣经》或神学的框架中,整然地设置了西方普世历史的年代序列。根据伦斯·鲍勃等教授,斯卡利杰按照神与人、文与野的原则,对最早的诗人进行时间定位:从“年湮代远、洪荒无识”到“创世垂统、影响现今”的进化,先后出现三类“原初诗人”:粗狂荒诞→俄耳甫斯等先知→荷马。对于后两类,斯卡利杰又做补充:从神学美德到兼具自然哲学。

  再次强调,由斯卡利杰所创设的西方编年史,是他按照中国历史(朝代—帝王)年表和天干地支的计算方法,伪造出来的;[详见诸玄识《虚构的西方文明史——古今西方“复制中国”考论》] 它奠基了通行于今的西方版的世界历史,包括泛西方的“古老文明”(埃及、两河等)和“古典文明”(希腊、罗马等)harvester

  进一步探讨《荷马史诗》何时问世:瑞士语言学家巴利道夫(Robert Baldauf)通过比较研究,发现《旧约》、《伊里亚特》和中世纪的罗曼风格(the mediaeval Romance genre),三者在语言风格上是相似的;因而他推断出,《圣经》和《荷马史诗》都是产生于中古后期harvester

  在19世纪末,巴利道夫研究有关查理曼的编年史,它被说是写于9—11世纪;他通过对其语言的甄审,发现该书的写作时间是最近的harvester。巴利道夫把同样的语言方法运用于“古罗马”的作家,发现他们全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伪造;不仅贺拉斯(Horace)、奥维德(Ovid)和凯撒,而且荷马、埃斯库罗斯(Aeschylus)、索福克勒斯(Sophocles)和亚里士多德,都是如此。根据巴利道夫,他们都是“同一世纪的儿童”(children of one century)——14、15世纪的人!“我们的古希腊、古罗马人都是意大利的人文主义(Our Romans and Greeks were the Italian humanists)。”所有那些“古代名人”,诸如荷马、索福克勒斯、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等等,我们感觉如此不同;但实际上,他们都是在近代早期被人文主义铸模出来的虚拟人物。“他们的家不在古代罗马或希腊,而是在14、15世纪的意大利。全部的希腊和罗马的历史,一如‘圣经历史’……都是被意大利人文主义者和稍后的其他欧洲人,所构想出来的。人文主义给我们一个从古代圣经、到中世纪早期的奇幻世界,……但那确实是他们自己的发明。”[(详见英文版《维基百科·巴利道夫》]

  西方历史就是当代史,[历史学家克罗齐的名言]harvester。 它与真实过去无关,而只是该时代的理想幻影。一位18世纪的英国学者说:“随着发明荷马(名著)、维吉尔的美、莎士比亚的天才……产生了一系列有趣的浪漫故事,尽管都不是真实的历史,……却把最美丽的虚构堆得高耸入云,……太离谱了,而不能系于历史真理之上!”[Joseph Price:The Saddle Put on the Right Horse:Or,an Enquiry Into the Reason,Vol.2,London,1783,p.2.]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足球平台出租_SG平台出租_138平台出租_平台出租_BW平台出租_双赢系统出租-皇冠门户足球平台出租欢迎您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zcsjy.com/post/618.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古代官宦人家的女子为什么称作“仕女”?

古代官宦人家的女子为什么称作“仕女”?

很高兴回答这个问题春宫女图。 在中国古代,等级制度非常严格,阶层区分非常明显春宫女图。 主要便于上层贵族能更好的维持自己的统治春宫女图。 普通人家的女子称为民女,贵族或者官宦人家的女子才称为仕女春宫女...

百慕大三角是不是黑洞的入口呢?

百慕大三角是不是黑洞的入口呢?

首先百慕大三角绝对不是黑洞入口,其次如果是黑洞的话,地球、月球、太阳系啥的早没了,我们人类哪能活到现在百慕大三角真实图片。 ˂img src="http://www.dzcsjy.com/zb_use...

2020下半年预计会有哪些手机发布?

2020下半年预计会有哪些手机发布?

从各方面透露的信息以及经验推断,下半年不出意外会有如下产品发布中兴 发布会。 TOP 1:iPhone 12系列 ˂img src="http://www.dzcsjy.com/zb_users/up...

武则天祖籍山西文水,出生在利州,那么她到底算哪里人?为什么?

武则天祖籍山西文水,出生在利州,那么她到底算哪里人?为什么?

武则天出生于利州是郭沫若这个四川人提出来的,不尽可信武则天简介。 要搞清武则天的出生地,首先要搞清楚武则天之父武士彠的履历武则天简介。唐朝建立后,武士彠因首创之功任职中央,历任光禄大夫、工部尚书等职。...

儿子考上哈工深自动化,怎么样?

儿子考上哈工深自动化,怎么样?

首先恭喜你工业自动化控制,这所学校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哈尔滨工业大学(简称哈工大),隶属于工业和信息化部,拥有哈尔滨、威海、深圳三个校区,是一所以理工为主,理、工、管、文、经、等多学科协调发展的国家...

英语词根、词缀一览表!

英语词根、词缀一览表!

词根 释义 凡例及注解 注意事项   a- 1. 无harvester,不,非 azonic 非地带性的   a- 2. 含in,at等意义 asleep 在熟睡中   a- 3. 加强意义 a...

平台出租-用心服务-共创价值-为核心理念-平台租用

我们努力让每一次邂逅总能超越期待